欢迎您光临 今天 [返回首页]
空姐式礼仪服务培训  
本网恭祝您: 身体健康 工作顺利!

记者行动·走基层 听心声---她用精湛医术为患者减负

发布时间:2013-6-27

    
记者行动·走基层 听心声
她用精湛医术为患者减负
      在人们印象中,大医院有更先进的技术、更精良的设备,去那里看病往往会花更多的钱。作为临床诊治中的主角,大医院的医生在缓解患者看病贵中应有何作为?对此,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宣武医院风湿变态科主任李小霞教授有自己的思考。

  “用自己的本事为病人减轻身心痛苦,减少医疗费用,是一个好医生的价值所在。”

  李小霞一直无法忘记自己接诊过的一位34岁的河北籍患者。这位患者因持续性发烧到当地医院诊疗,被医院诊断为阴道炎,给予抗菌药物治疗,但高烧始终不退,换用了多种抗生素。没曾想,病人体温不降反升,还出现了癫痫症状。此后,病人转诊多处,在大量检查和试验性抗结核治疗后,排除了脑部感染和结核病。

  核磁、腰穿、自身抗体检查和细菌培养……加上各种各样昂贵的抗生素、激素等药物,患者花费了万余元,转入李小霞的科室时,已经持续发热6个多月了。

  “当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就什么都不要做。”李小霞沉下心来,重新细问了患者病史,患者主要的症状是发烧、头痛,偶有癫痫发作。李小霞翻出了之前的一系列检查结果,发现患者在神经内科做过头颅核磁检查,报告其颅内顶部有一个不到1厘米的良性脑膜瘤。但是,教科书上说脑膜瘤一般不会导致发烧。她立即找来科里的老主任一起讨论。

  在老主任的带领下,李小霞查遍了国内外相关资料,发现仅3篇国外文献中记载良性脑膜瘤可引起发热。是否可以据此明确这位患者脑膜瘤导致发热的诊断?两人认为,有前期扎实的疾病摸排工作做底,再结合病人的症状、体征、血液检查和影像学检查,应该可以明确。

  他们把病人送到神经外科做脑膜瘤切除手术。术后第2天,病人的体温降了下来,很快病愈出院,只花费了千余元手术费。

  “用自己的本事为患者减轻身心痛苦,减少医疗费用,是一个好医生的价值所在。”在李小霞看来,医务人员要为病人提供安全、有效、方便、价廉的医疗服务,最重要的是有过硬的技术。

  “判断病情不是只有辅助检查一种途径,对病人病情的全面了解和认真地望触叩听是更重要的基础工作。”

  从1982年至今,李小霞当内科医生已逾30年,在与疑难重症的博弈中深有心得:疑难重病的发病路径往往幽深诡奇,大夫与它的较量好比探险,只有经过临床上的摸爬滚打,才能拿到解开疾病谜题的钥匙。

  李小霞说,医生要成才,“熬临床”是一个必经的过程,要想能“熬”出点成果来,一是要虚心,二是要够胆量。(下转第3版)(上接第1版)

  李小霞说的“够胆”,指的是通过扎实苦练提高临床诊断的功力和水平。她给记者讲了一个例子:几年前,曾经有一名疑似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患者入院,经检查某一项指标是阳性,而科室里一个年轻大夫为了进一步明确诊断,又给病人开了一个500多元的CT检查来核实指标结果。

  李小霞说:“医生判断病情不是只有辅助检查一种途径,对病人病情的全面了解和认真地望触叩听是更重要的基础工作。一见化验单指标异常,不看病人、不了解情况,直接就开单再做检查,而没有思考、没有判断,医生的价值在哪里?”

  李小霞聊起自己刚刚独立接诊时的感受说:“那时候,我和一位年资高大夫在同一个诊室接诊,由于经验不足,我看病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打鼓。每看完一名病人,我都会急切地向那名大夫求证,如果我们判断一致,我会十分高兴;如果不一致,我便会认真思考是什么导致了不同。”

  “临床医学是经验型学科,患者愿意找老大夫看病,就是因为老大夫见得多了,诊断会更加准确。”记者随李小霞查房时,她指着一位患者告诉记者,该患者来北京宣武医院之前一直被当成“硬皮病”治疗,却迟迟不见效。住院后,科室原来的老主任查房时只经过询问病史和触诊,就将病情大致圈定为糖尿病性硬肿病。

  李小霞说,这是她见的第一例糖尿病性硬肿病,如果没有老主任,明确诊断将会需要一个复杂而艰难的过程。

  “我能帮的就是尽量为他们省点钱,病人跑一趟能做到的事,就不让他们跑两趟。”

  记者有一次跟李小霞出诊,正碰上来自河北张家口的患者杨巧玲来复诊。杨巧玲是李小霞的老病人。2011年7月,杨巧玲从当地医院转到宣武医院时,被李小霞确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治疗后病情一度稳定,后由于先天性心脏病等因素导致病情反复,需要长期复诊。

  这天,李小霞仔细询问了杨巧玲的近况,基本确定她病情平稳后,为她开了血常规、尿常规和生化10项3张化验单,共花费不过几十元。做完这些后,李小霞为杨巧玲预约了下一次复诊的号,并再三叮嘱说:“这个号是专家号,是下次看病时用的,如果在此期间需要来拿药,挂普通专科号就行了,可以省点钱。”

  李小霞掰着手指头算了一笔账:“这位病人来看病只能租车,从张家口过来,单趟就要500块,在北京看门诊,医保也不能报销。作为医生,我能帮的就是尽量为他们省点钱,病人跑一趟能做到的事,就不让他们跑两趟。”

  “在风湿科呆久了就会发现,得风湿病的人,没有几个家境宽裕的。”李小霞说,杨巧玲的女儿十几岁就得了重症肌无力,要人看护才能生活。为了照顾她们娘俩,杨巧玲的爱人无法工作,一家三口只靠每月600元的低保生活。

  每次出诊,李小霞向患者必问的问题之一是有没有医保,如果没有,她会不厌其烦地“游说”病人加入,能省一点是一点。开药时,她总是以商量的口吻,询问病人的经济条件能否承受。“同一个病,选择的药物不同,花费可能会有天壤之别。我曾经接诊过一个31岁的患血管炎的小伙子,病情很重,可经济条件不好。我帮他选了一种便宜的糖皮质激素,100片只要5.18元,一样可以缓解病情。” 

 

 

公网安备13030202000813 冀ICP备12022819号 中国联通河北分公司提供网络服务
医院管理论坛网 网址:http://www.chineseccyy.com